感谢大家来到这里,本站竭诚为您提供服务,提供完善的束胸售前和售后服务,欢迎咨询!
文章类别
频道简介

爱的是她

加入时间:2017-10-27 10:15:40

摘要:我喜欢上那个人的时候还没有什么人喜欢他。他还不像现在这么漂亮,声音总是很小很安静。裸少的时候总是穿着干净的粉色睡衣,刘海扎起来或是拿小发卡别住,露出洁白的前额。

我喜欢上那个人的时候还没有什么人喜欢他。他还不像现在这么漂亮,声音总是很小很安静。裸少的时候总是穿着干净的粉色睡衣,刘海扎起来或是拿小发卡别住,露出洁白的前额。那个时候在棚内他坐在边角处或是二三排,上台时他也不是在中间。
小小的,不起眼。
而他喜欢的那个笨蛋那时候已经站在舞台中央了。

我不讨厌赤西,我说真的。叫他笨蛋是因为大家都那么叫。你看,我还和他用同样的香水呢。是CK的eternity。
挺不错的味道,虽然稍显浓烈了些,却可以让我显得成熟。
我第一次用这一款香水,是他开始和笨蛋交往的时候。
我不是故意吸引他的嗅觉,我只是,一不小心洒多了些,于是连续三天我都香喷喷的像一只桃子,难受得要命。

他经过,忽然站定,吃惊地打量着我。
我想他是在“打量”那奇怪的浓郁香气吧。
我笑起来的样子很乖巧,他曾经这么说过。
所以我笑起来,快要抽筋。

——龟梨前辈!
他愣了一下。走过来温柔地揉揉我的头发。
嗨,草野君好。最近还好吗?
很好!
嗯,草野君看起来总是元气满满的样子呢!加油咯。
是!龟梨前辈也是!

然后他点点头,走了。
我看到他那个笨蛋相方就站在前面不远处等着他。
我咧!你瞪什么瞪?赤西仁,我还没瞪你咧!
……谁让你抢走我喜欢的人……

我坐在楼梯的台阶上。这里没有人会经过,没有人会打搅我。
狭小的空间,空气中eternity的浓度太高了,让我有点受不了。
可恶!我一点也不想笑的!
我明明是想抱住他,哭着告诉他我不喜欢他和赤西交往。
我真的一点也不想笑。
我也一点都不喜欢eternity,讨厌死了。
还有赤西,我也不喜欢他。

我喜欢的……
我喜欢的,只有你。

.
草野博纪喜欢龟梨和也。
这件事在小Jr.里流传很广,因为我从来不加以隐瞒。
我很享受那段时光。
他很小很不起眼,我也是。
所以没有人会和我抢他。

我和他一起出外景,收藏他写的俳句,甚至偷偷拿过他的一个小小的发卡,然后在他找不到发卡的时候,从衣兜里掏出我为他准备好的另一枚。
——呐,龟梨君也会有这么不小心的时候啊。给你,用我的吧。
于是我们手上各有了对方的一枚发卡。
我很愿意把我的那一点点小聪明都用在他身上,我很享受那样的感觉。

多年以来他只叫我“草野”,我也只叫他“龟梨君”。
什么“小龟”!听起来很像是在调情!而“和也”又是那么那么的没有个性。
不过我曾经不小心叫错过一次。
那一天,“KAZUYA”三个音一飞出口,我就紧张得手心冒汗。
我不是故意的呀,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他转过身来,呆了一下下,然后把手指竖在形状优美的嘴唇上。
——草野,不可以这样叫前辈的名字哦。
然后点点头,走掉。

我低头看着脚尖,步子小小地向室外移动。
我一点也不想叫那个名字。
天杀的我怎么会叫了那个名字?

我不过是想试试。
试一试如果我也像那个BAGA一样叫你的名字……
……你也会转过头来,递给我一个温柔似水的笑容吗?

你会吗?会吗?
……
原来是不行的。

.
真是讨厌啊,我居然会先他一步从Jr.毕业。
搭那个很红很红的漂亮男孩的顺风车,我作为NewS的一员,先于他和他和他们的KAT-TUN出道了。
我还是很喜欢他,只是他再也不是草野博纪龟梨和也。
他变得很美,很美。
再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看他,越来越多的人一看到他就移不开眼去。
薄凉的小小面孔和气质,纤细的眉眼和身材,脊背总是挺得很直,像一株白杨。
即使已经变得很红很红,他站在那儿,却怎么都让人只能屏住呼吸望着他出神。
清凉的,淡漠的,几乎没有存在感。
大家都喜欢他。大家也都说,龟梨和事务所的其他孩子,很不一样。

他依然对所有的后辈都很好,很亲切。围绕在他身边的孩子多起来。
不光他家那个笨蛋,我也很不开心。
可是我再也不是裸少时候什么都不懂什么都可以乱讲的小孩子草野了。
他也不再是“我的”。

他过生日的时候我给他一个信封。
那不是情书。
是我偷偷拍下的他的照片。
微笑的,欢喜的,悲伤的,孤独的……
我比他们都见过更多他的样子。
那是因为我比任何人都更在意他。

他笑了。可是我却笑不出。
他把照片放在我手里。
——草野,是很细心的孩子呢。

他又要点点头,然后走掉吗?
我挡在他身前,用双臂把他围在墙上。
他用双手抵住我的前胸,慢慢地敛起笑容,用那么悲伤的美丽眼睛看着我。
——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傻事?

亲爱的,不要小看小孩子的爱情。
我拂开他的双手,吻上去。

痛!
痛楚使我的神智有了些许的恢复,有血的腥香从唇上流淌进口腔。
他推开我,一语不发。
拭过唇角,指尖红得分明。

对!我是做了傻事!我傻了好多年啊!
我强拉他回来,狠狠地再度吻下去。

好疼……疼极了……我能感觉到血从唇角流下,混合着眼中滴落的冰凉的液体。
空气里是热烈的eternity,和weekend冷凉的芬芳,妖娆缠绕。
一生一次的,梦。

他终于放弃。
脸上却是濡湿的冰冷。
他……在流泪。

信封啪地一声落地。
于是,分开。

拒绝了他伸过来试图擦拭我的血的手。
后退一步,鞠躬。

.
我放弃了你的一切。
你的俳句。
你的相片。
你的名字。
什么都可以还给你。
甚至我爱你的全部记忆。

我只留下你用过的那一枚小小的发卡。带着weekend微凉温柔的芳香。
我把发卡放在唇边。
在那芳香里,你笑着流泪。然后,走掉。
留给我一个背影。

失手打碎weekend朴素的瓶子。满满的,没有用过一次。
满屋子的绿野气息如常春藤将我包围。
我不喜欢eternity,却自投罗网,把自己困在薰衣草和罗勒营造的假象。
以为可以,是“永恒”。

我爱的是你,从来都是你,我的weekend。
熟悉的你的香气里,我终于意识到这件事。

Tags:

下篇: 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