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大家来到这里,本站竭诚为您提供服务,提供完善的束胸售前和售后服务,欢迎咨询!
文章类别
频道简介

形婚的柴米油盐9

加入时间:2018-05-30 09:31:19

摘要:翔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有点莫名的烦躁,只想着怎么会这么小心眼,这么算计,这要是过一辈子会不会累死,但是转念一想这样也好,什么东西都算的清清楚楚,实实在在的数字,

    翔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有点莫名的烦躁,只想着怎么会这么小心眼,这么算计,这要是过一辈子会不会累死,但是转念一想这样也好,什么东西都算的清清楚楚,实实在在的数字,明明白白的日子,我知道以后这种事免不了的,还是仔细一点好,免得搞得双方都不高兴,我答应了一声,只是头疼得厉害,不知道从哪算起,更是后悔自己为什么之前没有留意一下全权让母亲代劳。
    当天晚上就这样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也确实是累了,睡的很沉很沉,居然没有想到这是和一个陌生男人在一个床上。
    三天后回到我家,想念了很久的舒适感终于又回来了,吃完晚饭爸爸和翔在客厅聊天,妈妈把我拉到了卧室,问我在那边习惯不习惯,婆婆家对我好不好,我装作很开心很幸福的都一一作答了,也惊讶于我这先天的表演天赋。
    我装作无意识的开了口:“妈妈,你看你们为了我们的婚礼这么操劳,又是找婚庆又是伺候客人的真是累”
    妈妈摸着我的头说:“不辛苦,我们高兴”
    “婚庆公司花了多少钱啊,不便宜吧”
    “没多少钱,咱们这边简单”
    “现在的婚庆公司可坑人了呢,上次听我朋友说她结婚请的婚庆花了有一万呢”
    “她是不是大城市啊,大城市的贵,咱们只是弄了龙门、礼炮、红地毯什么的简单,一共才花了五六千”
    我心里有数了,又急忙说:“哦哦,我朋友那边可能贵点,咱们这边请亲戚请了几桌啊?”
    “你问这个干吗,总共没几桌,都是我们的朋友,除掉跟着咱们去安徽的剩下的也就只请了四桌,你这孩子婚前不操心,婚后倒是问东问西了”
    我笑一笑抱着妈妈的手说:“妈妈最好了,什么事都替我操心,我这不才乐的清闲么,我就是随便问问,四桌也得花了两千块钱吧?”
    “差不多吧,也没有细算,零零碎碎的糖和瓜子也不少,还有亲戚过来帮忙给人家的红包和礼品,谁记得那么清楚呢”
    我一听顿时头就大了,我只想到婚庆公司和酒席了,却不知道这中间还有这么多麻烦的东西,我也不敢再多问,怕问多了妈妈会起疑心,也就这样算了。
    我草草的列了个详单,其实算算也没有多少东西,不像翔一样连面条的钱也算上,把单子给翔之后翔看了看也没说什么,然后清算之后我还需要给翔一万六千多,我如数给了他,什么话也没说。
    我以为婚礼之后我们就会轻松了,哪知道还没过两个月,下着雨的晚上,翔急促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木木,我爸妈来了”

Tags: